党性教育淮安行(上)-初等教育学院教工第二党支部书记  杨玉军

作者: 时间:2018-07-10 点击数:

6月30日至7月1日,在隆重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97周年的日子里,我们初教院和心科院共三十余名党员,赴敬爱的周恩来总理的故乡——江苏淮安开展党性教育活动。

短短的两天时间,安排得还是颇丰富的,先后参观了苏皖边区政府旧址、刘老庄八十二烈士纪念馆和纪念碑、周恩来童年读书处、驸马巷周恩来故居和周恩来纪念馆等。

游淮安,在我已是第二次了。2016年初春,我和妻子曾以旅游者身份来过淮安,但这次意义有所不同,一来是参加党性教育活动,二来又是在“七一”这个庄严的节日,自然是另一份不同的感受。

 

参观苏皖边区政府旧址

 

6月30日上午,我们参观位于淮安市淮海南路的苏皖边区政府旧址。

苏皖边区政府,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新四军在苏中、苏北、淮南、淮北四大解放区创建的民主联合政府,于1945年11月在江苏淮阴(今淮安)成立。政府成立后,坚决贯彻中共中央“民主、和平、团结”的方针,迅速医治战争创伤,鼓励工商业恢复发展,凝心聚力重建家园,在很短的执政时间内成绩斐然,在中国共产党执政史上写下了辉煌的一页,也为后来的新中国积累了宝贵的执政经验。当时的边区政府主席是李一氓,副主席为刘瑞龙、季方、韦悫、方毅,政府委员有张鼎丞、粟裕、邓子恢、谭震林、曹荻秋等27人,政府内设16个厅、局、处。导游还专门介绍,刘瑞龙同志的女儿正是国务院副总理刘延东同志。

旧址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尽管旧址前面就是繁华的街道,但青砖黛瓦、古朴大方的大门门楼还是颇为醒目壮观。旧址中心是一宽敞的院落,由数幢二层楼房连通而成,构成了几个天井小院,十分清幽雅致。木质的门窗和栏杆是暗红色的,透着厚重和典雅。墙体是青灰色的,碧绿的爬山虎亲密地攀爬在上面,院内则满是绿色植物,高低错落有致,在一片青灰色的主色调中点缀了勃勃生气,令人心旷神怡。

我们在一楼、二楼参观了“苏皖边区革命史陈列”,共有六个展室,保存和展现了大量的实物和照片,再现了边区政府当年在困难艰苦的条件下,励精图治、艰苦创业的政权建设情况。在一楼展览的序室,伫立着苏皖边区党政军主要领导人的群雕。一串名字都是所熟知的党和国家、军队的领导人:谭震林、曾山、粟裕、李一氓、张爱萍、方毅、曹狄秋……,令人肃然起敬。我和心科院的赵书记年龄相仿,我俩聊起了这些我们所熟悉的名字,禁不住感慨,淮安这片革命的热土,走出了多少叱咤风云的英雄人物啊!

在二楼第二展室里,一组大型泥塑吸引了我和同志们的目光:三位衣着朴素的中年模样的农民端坐前方,表情庄重,在他们背后的凳子上,各放有一白色粗瓷碗,有二人正朝瓷碗里放豆子。后面的墙上书有“废除保甲制,民选当家人”几个红色大字。这组雕塑表现的是边区政府所推行的“豆选法”。由于当时人民群众文盲率高,故采用此“豆选法”,即选民人均一颗豆子作为选票,放到自己中意的候选人身后的瓷碗里即可。多么淳朴和富于生活气息的民主选举形式啊,我和参观的同志们都发出了由衷的感慨。

二展厅东墙南头的一组反映边区人民拥军拥政的图画和照片引起了我的兴趣,有一幅宣传画上人物较多,反映的是一位老汉带着一群妇女和小孩帮助军属干活的场面,生动极了,上面的大字写得也质朴极了:“你家里事由我们照顾,请安心杀敌!”我一边看,一边感叹不已。

一幅“油灯下补军衣”的黑白照片拉住了我的目光。寒夜里,煤油灯下,一位衣着朴素、面容姣好的中年妇女正低头凝神缝补军衣。油灯照亮了她的半边脸,与背后黑色的墙壁背景恰成对照。整幅照片光线柔和,于清晰中又有些许诗意的朦胧,充满了柔和与温馨之感。女主人公缝补军衣的神态是那样安详,甚至是圣洁,我一下浮想联翩,我想,沂蒙山里毅然为八路军战士喂乳汁的“红嫂”应该是这样子的吧,渣滓洞中的江姐深情地绣五星红旗,也应该是这样子的吧……我站在照片前静静欣赏了一会,还喊着心科院的宋明峰书记和公长伟老师一起欣赏。

茅盾先生曾在散文《风景谈》中赞美在延安看到的一张小号兵吹喇叭的照片,他说“严肃,坚决,勇敢,和高度的警觉,都表现在小号兵的挺直的胸膛和高高的眉棱上边。我赞美这摄影家的艺术。”我不是摄影爱好者,但我也和茅盾先生一样,由衷地赞美和感谢这摄影家的艺术,给我们留下这无比美好的瞬间。可惜在照片下面的说明中没有注明拍摄者姓名。后来在网上发现,曾任八路军苏皖纵队政委的张爱萍同志酷爱摄影,曾于1944年拍过一幅同名的“油灯下补军衣”照片,缝衣女性是其夫人李又兰女士,不知是我看到的这幅否?惜乎网上没有提供照片,但联系下文张将军所拍摄的托儿所照片,应该是八九不离十了。我叹惜纪念馆的同志们工作尚不够十分细致和周密,如多加几个字注明一下就完美了。

在展室中还欣喜地看到,苏皖边区政府十分重视教育事业,颁布了《苏皖边区国民教育实施法》,创立了华中建设大学、华中新闻专科学校等五年制大专院校、9所中专学校、77所中学、8688所小学以及成人识字班和托儿所——一张张珍贵的老照片在告诉着我们这一切一切。因为我所在的初教院是培养学前教育专业的,所以我不免对幼儿园方面的事情更感兴趣一些。展室中有一张边区政府托儿所庆祝“儿童节”的合影。我后来在网上查了一下,该照片是张爱萍将军所拍摄的,拍摄于抗战胜利后的第一个年头——1946年,但不是拍摄于6月1号,而是4月4号。据资料讲,将6月1号定为国际儿童节是1949年11月在莫斯科举行的国际民主妇女联合会上一致通过的,而在这之前的1925年,国际儿童幸福促进会就曾倡议各国设立儿童纪念日,英、美、日等国积极响应,先后设立本国的儿童节,我国也于1931年规定将4月4日定为儿童节。照片上约有二十个孩子,年龄约在3—7岁之间吧,这些经日军战火摧残而幸存的孩子们,坐在托儿所门口的台阶上,享受着春日的明媚阳光,我真的为孩子们感到高兴。照片上一位年轻的女老师正俯身和一位男孩子说着什么,老师的身边站着一位上了年纪的妇女,想必是保育员吧。照片是那么的朴实无华,不加修饰,完全是真实场景的表现。我不禁对张爱萍将军更由衷钦佩了,没有想到在戎马倥偬的战争岁月里,张将军还能好整以暇,以艺术家的情怀,给后人留下这珍贵有加的历史画面,真是儒将风范,名不虚传啊。

跟着导游的介绍,我们来到了一幅照片前,照片是反映渡江战役的,题目是“我送亲人过大江”。在辽阔的长江上,一位瘦弱的扎着大辫子的姑娘正奋力摇橹,运送解放军战士渡过长江。照片拍得也很棒,小姑娘柔弱却坚定的背影给大家留下极为深刻的印象。导游告诉我们,照片中的姑娘叫颜红英,如今还健在,已经80多岁了。

记得陈毅同志曾激动地说过,淮海战役是山东的老百姓用手推车推出来的,那么也可以说,渡江战役是江苏、安徽等省的人民用双桨摇出来的。我不禁又想起了在沂蒙红嫂纪念馆看到的感人标语——“最后一粒米——做军粮,最后一块布——做军装,最后一个儿子——送战场”。习总书记的谆谆话语也在耳边想起:“我们的人民是伟大的人民……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是啊,希望我们每一名共产党人都时刻牢记“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的服务宗旨,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为了国家富强、为了人民幸福而努力奋斗吧。同时也愿意将特别的祝福送给颜红英老人,祝这位为人民解放事业做出过贡献的可敬的老人福寿安康,安度晚年吧。

在旧址的南部,有一处院落,内有两排低矮、简陋的平房,这是当年边区政府主要领导人和部分厅局办公场所之所在。这里的建筑及每个房间的桌椅板凳、橱柜等用品皆一如其旧,完全保持当年的风貌。

第一排西侧是边区政府主席李一氓的办公室和边区政府秘书处的办公室,东侧则依次是第一副主席刘瑞龙、教育厅及第三副主席韦悫的办公室。第二排东侧是第二副主席季方办公室,西侧则是第四副主席方毅和财政厅办公室。另外还单辟有刘瑞龙同志生平陈列室。

由于时间关系,我重点看了教育厅办公室。教育厅负责初等、中等社会及干部教育,学校教科书的编辑及审查,政府文化事业之推行,还有地方风俗改革及废除迷信,教育专款的计划与筹备,地方师资与培养等等,负责的事情还真不少。我和同志们站在教育厅的门口向内观看,整个教育厅的面积充其量有三十平方米左右,里面设施不过是一普通办公桌、一长办公桌,几把木椅而已。既无沙发,更无空调,办公条件如此简陋狭小,里面也是阴暗潮湿,和当今各级政府的办公条件自不可同日而语。而正是在这样的艰苦条件下,边区的各项工作依然开展得轰轰烈烈,有声有色,边区政府艰苦奋斗、勤政为民的工作作风于此可见一斑矣!我们大家都不免发出啧啧称赞。

 

氓公亭前思李老

在旧址的西北角,有一个不起眼的小院落,院门的廊檐下悬挂着“李一氓生平陈列室”匾额,走近一看,匾额是由前国家领导人乔石同志书写的。

李一氓同志是四川彭县人,曾任苏皖边区政府主席,晚年任中顾委常委,是革命家、外交家,且知识渊博,多才多艺,是诗人,还写过京剧剧本《九宫山》,更是知名的书法家,大门口门楼上“苏皖边区政府旧址”几个大字就是由李老书写的。小院内是一间十分简陋的砖房,展室正中立着李一氓同志铜像,四周墙上的图片资料向我们展示了李一氓同志65年的革命生涯,展柜里陈列着李老生前的手稿著作,用过的笔、烟斗、小座钟、会议出席证、衣物等等。在展室里看到了一张晚年的李老和邓小平同志在一起的照片,两位老人像孩子一样手拉着手走

进会场,我看了一下照片说明,这是1987年,李一氓同志陪同邓小平同志会见日本友人时拍的。当时,邓小平83岁,李一氓84岁,看两位老人手拉手的亲密样子,我感慨不已,这两位都是从四川走出来的老革命啊!

看了展览,对李老感到多有抱歉,我对他的了解还是很少且很不全面的。作为红学爱好者和研究者,我了解李老还主要是跟《红楼梦》有关的。20世纪80至90年代,李一氓同志任国务院古籍整理出版规划小组组长,为古籍整理出版事业做出突出的贡献。李老得知苏联列宁格勒藏有35册线装《石头记》抄本,遂决意将这流落国外多年的《红楼梦》早期抄本引回国内影印出版。李老遂安排红学专家周汝昌先生、冯其庸先生和中华书局总编辑李侃先生组成代表团赴苏联查看藏本原件,与苏方商讨拟定中苏联合出版方案。1985年1月,中苏双方在莫斯科正式签订协议,约定由苏方提交微缩胶卷,中华书局影印出版线装本和平装本列宁格勒藏抄本《石头记》。一氓老得知欣喜异常,喜赋七律一首,后四句为“价重一时倾域外,冰封万里识家门。老夫无意评脂砚,先告西山黄叶村。”这一流落海外多年的《红楼梦》早期珍贵抄本终于“冰封万里识家门”了,一氓老于红学研究、于中华文化功莫大焉!

“李一氓生平陈列室”的南边是一处花园,绿树成荫,花木葱茏,十分幽静。花园东面有一六角小亭,飞檐翼然,十分秀丽。亭子是专为纪念李一氓同志而建的,名“氓公亭”。亭柱上有一楹联:“万花种就江山阔,志士生成肝胆多”,是李老七律《爱园》一诗的颈联,这算得上是李老一生高风亮节的最好概括吧。

花园西北角立有三块太湖石碑,左边一块刻有李老生平简介,中间一块较大,写着“李一氓骨灰敬撒处”几个字,右边一块则镌刻着李老感人的话语:“我做了我可能做的事情——谈不上什么事业。我没有对不起这个历史,也不曾辜负这个时代。”

1990年底,一氓老在临终前立下遗嘱:“我的后事从简,只称一个共产党人,不要任何其他称谓。不开告别会和追悼会。火化后我的骨灰撒在淮阴平原的土地上。”读完这份遗嘱,你怎能不为这位老共产党员的高风亮节所震撼、所折服呢?中央最后批准了李老的遗愿,他的骨灰由专机送到南京,当时淮阴没有机场,后改用直升飞机,一部分撒在淮阴大地,一部分就埋葬在这块石碑下面,其英灵也将与其深深挚爱的淮安大地和淮安人民永远相依。

其实我这是第二次站在氓公亭前了,但我依然心潮起伏,胸中充满了感动和敬仰。常言道“树高千丈,叶落归根”,一氓老生于四川彭县,葬于江苏淮安,自是胸装天下的革命家情怀。脑海中不由得涌上了毛主席年轻时的诗句——“埋骨何须桑梓地,人生何处不青山”,诗写得真是豪迈无伦,“青山处处埋忠骨”,一氓老人不正是这样吗?

斯人已逝,风范永存,像李一氓同志这样既品德高尚又学识渊博,既是老革命又是大学者的前辈先哲,是多么值得后辈们敬仰和学习啊!

 

 聆听《我们共产党人好比种子》

在苏皖边区政府旧址参观的最后一项内容,是在镌刻有歌词曲谱的墙壁前聆听、跟唱《我们共产党人好比种子》。这是一首诞生于上世纪六十年代的语录歌,歌词是毛主席1945年《关于重庆谈判》中的一段话:“我们共产党人好比种子,人民好比土地。我们到了一个地方,就要同那里的人民结合起来,在人民中间生根、开花。”出院内的苏皖边区政府旧址门楼向右拐,前行到路尽头,就到了这座镌刻着歌词和曲谱的墙壁了,白底红字,非常醒目。在我们学院徐明忠书记、王剑院长和心科院院赵荣军书记、宋明峰书记的带领下,两个院的同志们聚集在墙壁前,认真聆听播放的这首《我们共产党人好比种子》。眼前的情景让我很自然地想起了前年夏天在沂蒙红嫂纪念馆的农家小院里,大家一起唱《我们跟着你走》的那一幕。所不同的是,《我们跟着你走》我唱得很熟练,而这首《我们共产党人好比种子》过去没怎么听过,我听了一会儿,感觉颇有湖南民歌风味,但还真不会唱,内心颇有些歉疚,不过看大家也都不会唱,故心理多少平衡一些。还好,站我前边的韩笑书记不错,她一直在看着墙上的谱子小声地跟着唱。

听着听着,我又激动起来。是啊,毛主席讲得多好,我们共产党人不正像种子一样,和人民群众紧密结合,在人们群众中生根、发芽吗?战争年代是如此,当今的和平发展年代也应该是如此。衷心希望我们八千多万共产党员,在习总书记的引领下,像八千多万颗种子一样,扎根在13亿中国人民中间,和他们同呼吸,共命运,带领着全国人民在实现中国梦的道路上奋然而前行。会的,一定会的。

想到这里,望着镌刻着主席亲切话语的粉白墙壁,听着这优美动听的歌声,我欣慰地笑了。

 

 

 

附记:

聆听完《我们共产党人好比种子》后,王剑院长仍然难抑激动的心情,在赶往下一参观点的大巴车上,就用手机下载了著名歌唱家严维文演唱的这首歌,发在了我们初教院的微信群里,并叮嘱音乐教研室的同志们要在下学期教会学生唱这首歌,而音乐教研室的同志们也立即给予了积极的回应。这自然又是令人欣慰不已的事情。

2018年7月3日记

copyright ©2013 中共枣庄学院党委组织部 联系电话:0632-3786717 地址:山东省枣庄市北安路1号 邮编:277160 E_MAIL:zzb@uzz.edu.cn 鲁ICP备05047007号